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元真堂—嫩姜辣风水苑

服务内容:风水、日课、测电话号码吉凶,堪查阴阳宅环境立向,设计,室内布局等

 
 
 

日志

 
 
关于我

(网名:周艺)多年随师堪舆实践,尽得民间风水明师滕家新“杨公七星水法、七星择日”真传。又得到其他高师传授技艺,对堪舆学的理解和应用达到更高的境界。此博客(除了明确标注为转载外)所有篇章均是原创,为博主的实践心得见解,言简意赅,无婆婆妈妈冗长的理论,如有兴趣需转载者请注明出处和作者,以免弄的面目全非。好话书说尽,名山庙占多,真传一页纸,假传几担书,世间白发最公道,贵人头上不曾饶,风水中最公道的莫过于依特定自然环境立向了,差一线富贵不相见。风水不是万能,但没有相应条件的风水笃定不能发达富贵,这是不容置疑真理。

网易考拉推荐

欲端这碗饭者,请不要故步自封  

2010-09-01 12:58:48|  分类: 风水、寻龙点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纸上得来终觉浅,欲知此事必躬行,自觉易海博大精深,所以不敢怠慢松懈,这几年跟随师父走南闯北不断的虚心总结精益求精,可是自家的风水竟两次被乡下那些自以为是板板都是六十四的先生们给糟蹋了,真是特大新闻,风水先生连自家的风水都做不了主吗?欲知详情想看热闹的且听我细细道来。

话说2007年有点积蓄的我主动出资给家里加建第二层两百多平方米面积,宅体分前后两大部分,原宅坐癸向丁,坐度有点美中不足,于是在内部结构作了改动将它反向刚好合局,中间为厅堂,两边为房间,祖宗堂设于离方,待批档完毕已是农历十月中旬,如果不及时安置祖宗堂的话十一十二月份五黄临方不宜做,明年更是临南方不能动,以后怎么供香呢?赶紧搜日课,幸好有廿六那天能配得上,四柱:丁亥、辛亥、癸酉、甲寅。老家习俗一般请个道公来念念唱唱布个道场到吉时再装香炉牌匾等物,我通电话千叮万嘱母亲跟道公说祖宗堂是在南方的,记得要用寅时,如果有什么问题到时一定联系。她说去邀请时会告诉道公的。那些天一直没有电话我以为一切如计进行了,直到十一月初五晚上突然想问问就拨通了电话,母亲听罢呵呵一笑说:“那天又用子时啦。”“什么?!”我连忙点手指头,语音提高了好多分贝叫道:“你怎么这么糊涂呢?我不是跟你说有情况一定通知我吗?要是有人生病破财了你才知道错,快说说,到底怎么回事?”我这人就这样,平时对人都蛮好,要是认为谁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就忍不住狠狠地K他一通,母亲闻此意识到我真发火了,支支唔唔地:“哎!你让我怎么办呢,那晚他来到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钟了,吃完饭摆好道具后他问我要家人八字说是看什么叫命宫的?还责怪听谁乱说的寅时用不得,只能用子时。”“那你没把我的话转告他么?”“我说了,可他说不听他的话马上走人。”“走就走嘛,走了更好,不过是形式而已,到时你们不会自己摆么?”“当时他都拍着胸脯说保证不会有什么事,你爸挑猪头去供神又没回来到,我都不知怎么办好了,见他那么说只好听他了。”哼!简直浪费我一百零八块(一般人家给利市都是三十六块或七十二块的,最高级别当然是腰零巴咯)。

暂不急反馈,且讨论用课与山家的关系,应懂得变通,虽然宅居是坐北向南,现是安置祖宗堂,位置在离卦,用寅时柱中干支可暗通交流,木得势,木生火即贵印相生,七星择日法则中此课得贪狼、巨门两星主有贵有财。而子时则一片汪洋之水,火还能燃着么?不仅如此,在七星择日法中得破军、廉贞两星,同时它还犯了个“丧”(壬),别以为只有葬课才跟丧字有关系,在我总结的众多用课中见丧者不管阴阳宅,除了符合七星择日法为吉及坐山无妄者即使遇上五黄八杀等不利元素也无妨外,数理凶者几乎难逃劫难。好了,戏在后头呢,2007年十一月十三日(壬子月庚寅日)本人历史以来破天荒的乘车途中遗失了价值三百多元的衣物,平时下车总是我提醒同伴拿东西,这次怎的这么邪门忘的一干二净。2008年正月廿四下午四点钟(戊子、甲寅、庚子、甲申)可怜九十五高龄的奶奶从楼上失足跌下三四级楼梯,摔伤了腰骨,躺在床上吊了一个多月盐水。本人二月份(乙卯)开始发病,面色发青,形体憔悴,中医西医用遍,下半年才稍好转。(注:用课应凶之月日多发生在与天干地支相同相冲或相合之干支。)为此,不明就里的村里人及一些亲戚给我扣了一宗乱做风水让奶奶受伤的罪名,更令人迷惑不解的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村里人常为一些芝麻蒜皮的事跟父母找茬,而父母向来不是好搬弄是非之辈,难道这后遗症真的有那么严重?2009年春节回去将各墙面复量把我吓了一大跳,MY GOD!工程师们怎么搞的中间那面墙竟跟旁边那两面墙不是平行线的?竟然落到了破军位!难怪,什么破事都凑一块了,可是如果日课相宜的话今儿南方值中运期即使五黄临方还是能平安渡过,而如今屋漏又逢雨天真有点骑虎难下。为此我不知在客厅里踱来踱去多少个来回,将堪舆过程放大一遍又一遍,整天琢磨着还有什么对策,。。。蓦然,几起相似的案例令我灵机一动,赶忙铺开纸张勾勒起来,怂恿他们把屏风给拆了,从中宫留通道后引一条线到右墙,坐向为丑未兼癸丁,砌成两米余高的墙体,粉刷好了择日又将香炉等物搬过来。说来也怪,大约过了四五个月母亲来电终于不报忧了,她说最近没有人跟他们闹别扭了,几个以前吵过架的还主动跟她打招呼了。之前任凭我磨破嘴皮总是理由一大堆的在镇上磨练得有些麻木的弟弟竟主动要求我帮他选换手机号码并自觉积极参加各种考试,考到第三回终于如愿,2010年三月份调到了县城建设局。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五月份奶奶辞世,因奶奶膝下有三子一女,虽然一直都是我们赡养,但丧事理应三个儿子合办。我远在千里之外,遥知他们请了另外的道公,并选定五月十九日卯时下葬(四柱:庚寅、壬午、辛亥、辛卯),我掐算几轮,心里不安起来,于是打电话跟母亲说了我的忧虑,她说这是你哥嫂伯伯伯母们的主意,说不是我们家独自办,全凭道公做主。

想想,他们愚昧自己犯不着跟他们计较,还是跟道公聊聊吧,拨通道公电话言简意赅介绍身份后直切主题“师傅请问您给我奶奶择何日下葬?”

“十八跟十九。”

“我是说真正下葬的日时。”

“十九的卯时。”

“哦,可是恕我直言希望您不要介意,我搞地理这行也好多年了,平时我们在外省也遇到东家人不同的意见我们也耐心交流,我这人有话直说的哦,如果照我派的择日法用卯时怕有人受伤,寅时比较好。”

“不怕的,我通过全部的命宫算了没事,寅时倒是犯了某人命宫不能用。”“啊,您是以命宫来择日的,我们倒从来没有以命宫为主择日的,我认为日课主要是组合是否得当,如是好日子即使被冲也不怕。坐山是什么呢?”

“还不知道,到那天再看地来定吧。”

“我倒有个建议,如必须要用卯时的话改用十八怎么样?”

“那天也不行。”

“要不然十九那天干脆用申时好不好?”

“我们这里向来大葬只用卯时,最多到辰时,没有人用大白天的。”

“在外边人家哪个时辰都有人用,每天它不是只能配相应的时辰吗?”

“你知道四大长生么?”

“哦?难道还有什么不一样的四大长生?”

“你奶奶是什么命?”

“1914年甲寅。。。水命啊。”我随即点手指头应道。

“那水命需要什么呢?”

“如是生的话当然需要金咯,哦,所以您选辛亥日?”

“没错。”

“但是人死了不是叫没命了吗还用得着顾虑这个?寅时是直接寅亥合,卯还是半合。”

“。。。。。。”

“不如这样吧,我明天回到老家后亲自登门拜访您行不?”

“我非常忙没时间,就这样。”

回到家刚坐定,大表姐凑到身旁悄悄给我打预防针:“他们说现在是三家人一起办,你最好不要跟道公罗嗦,怕有的道公恼火会整人的。道公也是他们请的,你爸都开不了口,算了吧。”我说如果就为我说了几句话就整我的话他遭天打雷劈,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再说什么了。看天意了。

   十八日那天早上开始做法事,不知是因为我多嘴了还是怎的,用餐时开水抢先吻伤了我的无名指,这都一个月了才换新皮。下午道公领几个堂姐夫去扔鸡蛋选址挖土,待他们走后我悄悄揣个罗盘去量度,水口来自戌乾,出丁方,道公钉的木桩跟挖的穴方向不一样,如是按照现挖这个方向是寅山,山水合局,如是依照道公那个木桩是艮山,则差一线山水乱了套,走在路上寻思着用这样的日课也会发生基因突变似的歪打正着用上正确的分金么?哎!看他们造化了。次日早上六点二十分道公喝一声:准备出发。我顿觉有些昏眩,连忙冲上楼取了一样东西绑身上立觉脚跟稳当,跟着大伙一路冲将出去。下葬时送葬的人全站在天德位乾,离穴居有六七米远,我侧头目测放棺线位,我以为就此回土,竟听见道公连喊了三声“再挪”,我心里明白铁定出界了!(果然,午后人尽散去我亲往测量竟是艮坤兼寅申,若不是三四年后重新装坛寻地迁葬的话我肯定无论如何说服他们的。)在填土当儿,人群开始骚动七嘴八舌议论纷纷,侧耳倾听才听清原来方才抬灵柩的那伙人在刚出来拐过前排屋角时有人滑了一跤,现走路还一瘸一拐的,要封包给他们还魂。午餐时听到这样的言论:是不是大姑(他们称呼我)做什么手脚给人家摔交吧?或者是道公做什么法术?嘿,这些猪头就是这方面的智商特发达,人家来抬柩感激还来不及呢还让人摔交这不脑子进水了嘛,道公自己开的日课自己做法术给人摔交岂不是抡起巴掌掴自己的脸?不过那天道公的脸色不是很好看。我懒得理会这些无聊的东西,惟有祈求上帝保佑不要有大事。五月廿六日巳时(戊午日丁巳时)家里有个小孩异想天开地踩上没有刹车装置的滑板车从斜坡上冲下来翻了几个跟头,身上多处擦伤出血。约摸过了一个星期有个专门读祭文的中年人上门来说回去后一直病的不轻,打针吃药都不行,前来讨坟茔上的土去泡水喝看看。我把这些实情暴出来不是为了弹劾这些先生,而是目睹各地都有类似的现象,很多人自以为祖传的东西就绝顶了不起,年年捧着那些陈年教条,动不动就弹着厚厚的手抄本之类的书宣告:老子有书为证。见合则喜,见冲则弃,其实相生相合也有它忌用的地方,相冲空亡自有它必用之处,我希望致力学术研究应用者应走出固步自封的狭隘思想,放低姿态勤于总结反思,多与同道虚心交流探讨。要不,谈何为人造福?不造大祸就已经阿弥陀佛咯。

  评论这张
 
阅读(43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