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元真堂—嫩姜辣风水苑

服务内容:风水、日课、测电话号码吉凶,堪查阴阳宅环境立向,设计,室内布局等

 
 
 

日志

 
 
关于我

(网名:周艺)多年随师堪舆实践,尽得民间风水明师滕家新“杨公七星水法、七星择日”真传。又得到其他高师传授技艺,对堪舆学的理解和应用达到更高的境界。此博客(除了明确标注为转载外)所有篇章均是原创,为博主的实践心得见解,言简意赅,无婆婆妈妈冗长的理论,如有兴趣需转载者请注明出处和作者,以免弄的面目全非。好话书说尽,名山庙占多,真传一页纸,假传几担书,世间白发最公道,贵人头上不曾饶,风水中最公道的莫过于依特定自然环境立向了,差一线富贵不相见。风水不是万能,但没有相应条件的风水笃定不能发达富贵,这是不容置疑真理。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奶奶的谜团  

2010-07-24 00:10:02|  分类: 风水、寻龙点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97岁(也是我们村历史以来最高龄的)的慈祥的奶奶于农历五月十五日戌时(19:43)安详正寝,当时父亲和母亲正在二楼做家务,让姑妈和大伯守着奶奶,他们都以为奶奶睡着了,头非常地端正,双手轻握搁于小腹上,双膝耸起,只是眼睛和嘴巴张开,眼角挂着泪滴,大伯用力顶起她的下腭也合不上嘴,只好作罢。摸她手臂已经凉了一大截了,因晚上什么事都不好安排,只能随她保持原状等到第二天道公来才能给她沐浴更衣及派人去街上购棺材。我在外地路途遥远十六日下午才有直达老家的班车,十七那天中午赶到家,晚上守柩时姑妈紧挨着我一起讨论一些百思不解的现象——

        她说她从小到老见过不少老人辞世的情景,还没见象我奶奶这样姿势的,体凉了依旧面不改色如常态;

        人家说气绝什么样的状态体冷了就保持那种姿势,次日大家醒来竟发现绝气时开着的双眼和嘴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自动闭合的好好的;

        她太阳穴边上的褥疮平时连皮带肉挂着的一团疤怎么自动脱落的?后背溃烂的皮肤也愈合平整;按理论一般达12个小时尸僵达到最高峰,而次日早上九点钟给她更衣各关节还可以随便伸屈自如;

        平时去参加葬礼一般刚步入家门口即隐约嗅到一丝若隐若无的令人有点头晕的味道,而这回放了两三天每天昼夜都守在灵柩旁真的没闻到什么异味,我十七晚上就挨着灵柩裹床单睡着守灵真的没觉得有什么怪味,反倒觉得空气中飘浮着淡淡的清甜;

        是否亲人之间真的有感应?当姑妈突然问我奶奶走后你有没有不平常的事出现?她说她的两个女儿(我叫她们大表姐和小表姐)都有反应,小表姐那天晚上忽然肚子疼的直打滚,小表姐夫那晚开车去送人开到半路莫名其妙地开不动,检查也没发现有什么故障。大表姐次日拿白布来挂帆也开到将拐进我村庄的路口时突然电车开不动了,电力还很足呢。听她这么一番话我才回忆起我也遇到不可思议的事:其实十五那天傍晚五点多钟我步行去菜市买菜,一路上精神恍惚,魂不守舍,我也说不清到底怎么了,似乎心绪要飘到什么地方,想克制都克制不了,到鱼摊叫人称了鱼付了钱没拿鱼迷迷糊糊转身就走,摊主追上来才恍然惊醒。回来弄饭菜刚吃完正想踱进房间手机骤然响起,一看是老家的号码,我喂了一下就屏住呼吸不敢出声,果然父亲的话印证了我的猜测,放下电话再也忍不住眼泪滂沱,对不起!我真没用,用了那么多方法还是没能让您活到一百岁,记得我前年给您买席梦思刚铺好您就象小孩子一样迫不及待地躺上去感受感受,睡了几天之后您悄悄的对我说“奶奶不想死咯”吗?听了我心里甜滋滋的,对了,尽孝心要及时。可是,如今再也听不到您讲很多很多的故事了!

        离奇的是十六那天我明明已经电话定票而且告诉他们我在哪里等车了,车开到前边时我就拼命地摇手,车竟呼地从眼前一路飞奔过去,想追追不上,恨恨的掏出手机骂了他们一通,他们抱歉说真的没看见我,这段路不能停车太久要我打车赶上去,他们在加油站等。更离奇的是那天有个具特异功能的朋友自觉捕捉到了我好象出了什么事的信息,她说打我电话为什么老不接?她很焦急,又打给师父问才知我回老家了(这是过了好几天之后她跟我通话告诉我的,奇怪,我的手机储存她的号码和名字,为什么都没见显示?她也说怪了,难道鬼遮眼?)

        十九日早上六点多出殡,待那些纸糊的房子烧的差不多时我再次提议把奶奶睡过的席梦思抬来烧给她,(其实半夜一干人包括女儿辈孙女辈到村口来铺草席烧仙逝者衣服时我已和妹妹奋力把它扛到村头了,还在火光上晃了几下,年长的说这样她就可以接收到了,只是那时那么黑不敢擅自到墓地溜达,但几个亲戚说三道四,有的说扔到山脚算了,有的说先拆了取那些弹簧去卖,有的说应该拿刀砍成小片再烧,有的说还好好的洗洗可以用),天渐亮,送葬的其他人都回去了,只有父母、我们姐弟妹仨和堂三哥在翻搅火堆及两个道公等着做收尾道法,父亲知道我的心思,他叫上三哥去抬过来了架在火堆上,我们以为要等它燃需要很久的,没想噼噼啪啪燃的欢,即将燃尽的时候竟滴滴答答地下起雨来,雨点砸在头上身上还有点儿分量咧,想躲也没地方躲,任由它砸,听到它砸到碳灰堆里噗噗闷响,没多久雨点渐小我们就源着原路走回家,咦?走着走着不知哪时雨停了。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